DREAMLESS 2013


VIDEO - PHOTOGRAPHS - DRAWINGS - INSTALLATION - TEXT


无法无天的快乐儿童聚会

谁让你们吃那么多蛋糕,
把汽水往小朋友脖子里灌?
你们终将在魔鬼的煎锅里完蛋,
没人能豁免,哪怕是无辜的。

(托马里·努尔缪:《儿童汽水聚会》,1981)

奥利弗·怀特海德(Oliver Whitehead)的展览无梦(Dreamless, 2013)向我们展现了一场华丽的儿童聚会:糖果的色彩和松糕的香味,还有在糖份刺激影响下,兴高采烈的小公主们和迷你超级英雄们。在这场聚会上,几乎一切往常不可接受的事情都允许做,爸妈们的控制欲和行为规范都被抛在脑后;孩子们在一种被抛弃和撒野的氛围下,自由即兴地表达自我。他们直接用手抓盘子里蛋糕吃,小拳头像玩橡皮泥似的挤压着蛋糕。时不时地,他们甚至隔着桌子,互相投掷挤碎了的蛋糕。尽管随着聚会的进行,(糖份在体内越聚越多),孩子们的行为越来越疯狂;尽管餐桌礼仪都烟消云散,幸运的是,这些寻欢作乐的小家伙们都没在魔鬼的煎锅里完蛋。

儿童的欢庆

在双频道录像装置《无梦》(Dreamless, 2013)中,奥利弗·怀特海德(Oliver Whitehead)记录了一群为一场聚会做准备的孩子们。这是一场放满了蛋糕和糖果的特殊聚会。起先,我们看到学前班的男孩和女孩们开始穿上他们挑选的服装,好像要参加一场朋友的生日庆祝会或高级化妆晚会。他们认真地准备自己的角色,在脸上画上心、蜘蛛,蝴蝶或蜥蜴,穿上超级英雄和船长的斗篷,还有公主的头饰。

当小客人们终于被带到围着白纱帘的大餐桌前,他们既震惊又兴奋。有些显出难以置信的表情—所有这些都只是给我们的吗?铺着白桌布的台子上,放着五颜六色的塑料餐具和纸巾,诱人的糖果、饼干、松饼和蛋糕。显而易见,所有的一切都是经过精心准备的。蛋糕的形状各式各样,有汽车、娃娃、心形,甚至还有形似一把锃亮的银色手枪。孩子们钦佩地望着它们,小心翼翼地触碰,整整齐齐地切下一块块蛋糕。

随着聚会的进行,孩子们把最漂亮的蛋糕也拿来玩了,并且越玩越疯。当蛋糕里的玩具出其不意地显露出来,孩子们扑向它们,用塑料叉子或徒手撕开蛋糕;破碎的蛋糕散落在桌上,无人问津。让孩子们发现并争抢藏在蛋糕里的玩具,怀特海德把我们的注意力转向“消费崇拜”。尽管玩具是世界儿童的象征物,它们也是永不满足的愿望,是孩子们竞争的工具和奖赏。

那只漂亮娃娃蛋糕的结局恐怕是最恶心的了。可怜的娃娃装饰着粉色的头发,孩子们首先搞破她的头,然后撕开她的脸,接着是身子。藏在里面的玩具被拉出来,像是被屠杀的动物内脏。整个过程如同食人族行为,孩子们吃着杏仁糖做成的娃娃手和脚。最后,娃娃蛋糕像是一个遭到轰炸的受害者,而非糕点师的美味,她的四肢散落在桌上。只有一只杏仁糖眼睛在破碎的脸上,盯着摄像镜头。我由此想到一首古老的儿歌,歌中一只被遗弃的布娃娃在一所旧玩偶之家的角落里对自己唱到,“亲爱的孩子,请善待一只哪怕是旧的娃娃!”

怀特海德亦捕捉到了这些年轻的寻欢作乐者们在聚会前的兴奋情绪。他们带着晚会面具和化妆服饰,拍下一幅幅肖像照。另一组摄影系列则表现了聚会结束,孩子们离开后,被蹂躏不堪的餐桌。摄像机缓慢地在桌子上方游移,记录下糟乱,以及摊在桌子周围的垃圾和装饰品的细节。那些小小的塑料玩具刚才还是兴奋争夺的东西,现在却混在残余的食物中,被遗忘在聚会后的佳肴垃圾中。

有一个惊喜玩具!

一直以来,怀特海德对玩具有浓厚兴趣——汽车,娃娃和塑料士兵。作品《无梦》继续表现了玩具主题。怀特海德认为,玩具像其他很多东西一样,在证实了“设计和快乐主义”的同时,也证实了“暴力和侵略”。儿童蛋糕聚会的录像乍一眼似乎很简单,但当你开始思考针对儿童的市场策略,很快就会感受到沉重的深层意义。录像中那些令人垂涎的美食和玩具,只是引诱孩子们为了好玩而吃,远远超过了他们的实际需求。

《无梦》的灵感之一是针对儿童的现代消费市场策略。食品和饮料不断地贴以熟悉的玩具、电影和漫画形象。在快餐店,套餐和玩具不断地被绑在一起销售;早餐桌上的麦片盒里,总是有一样玩具奖品。共生共栖成为食品和玩具这两件消费商品的普遍关系。玩具奖品似乎成了孩子进食的奖赏,尽管汲取营养才是儿童生命成长的自然部分,而不该由其他奖励促成。

儿童食品市场销售亦越来越普遍地把食品和流行动画、游戏、笑话,魔术和幻想人物联系在一起。强大的品牌已经在孩子们闹钟根深蒂固。抢占儿童娱乐和玩具的想象力的,不仅仅是糖果和冰淇凌,鸡米花、早餐麦片和巧克力布丁都以更易接受和诱人的形式乔装打扮出现。食品的好味道和健康指数已经不是主要衡量标准,更重要的是通过食品的外表——保护性外包装来吸引儿童。像豆子汤,薄煎饼和油焖鸡块这样的传统菜似乎是没销路了:它们乏味的外表很难在市场竞争中取胜;因为当代食品文化是建立在视觉效果和炫耀卖弄的基础上的,健康和营养这些真正的需求,被遗憾地放在了第二位。

(翻译:殷紫)